2 四月

大温哥华独立屋或成“奢侈品” 新建住房中数量仅占7.9%

阅读量:60  

2001年,当Emma和丈夫Ian Guns在温哥华寻找第一个家时,他们唯一能负担得起的是位于伊丽莎白女王公园附近West King Edward上的一栋上世纪三十年代的旧屋。

温哥华的Emma Guns抱着狗狗dog Pepper与即将挂牌上市的家合影

这栋房子最终以36.2万加元的价格购下。之后的十年间这对夫妇对房子进行了大量翻新。Emma介绍道:“我先生非常擅长手工活,而我会油漆和敲锤子,于是我们自己动手装修房子。因为那时刚刚开始职业生涯,这是我们唯一能负担得起的方式。”

现在,他们的孩子已经20多岁,也在寻找自己的住处,Emma和Ian决定出售这个见证了他们过去22年无数次烧烤、毕业派对以及与狗狗Pepper玩捡球游戏的家。

这座现估值290万加元的房子将在本月挂牌上市,并与相邻其他六栋房屋一起组成一个全新地块,随后这七栋房屋将会被拆除,为占据一半街区的联排别墅开发项目让路。

他们注意到,近年来,随着四到六层的公寓楼和联排别墅在周围涌现,开发商和房地产经纪都在敲他们的门。

2001年报纸上的售房广告,后来为Emma夫妇以36.2万加元购得

像Emma夫妇所遇到的情况在当下并不罕见。

加拿大,独栋住宅曾经是中产阶级梦想的象征,但现在其数量正在急剧减少,取而代之的则是联排别墅、多户住宅和低层公寓楼,这种现象不仅出现在温哥华,还出现在整个BC省的城市中。

城市规划师和住房倡导者表示,这是唯一一种能够彻底改变许多人被排斥在外的房地产格局的方法。

近年来大温新建住房中独立屋数量不足8%

实际上,有关“失踪的中产阶级住房”的争议一直没有停止过,不仅在社区邻里之间,也经常导致地方议会厅内空前紧张的辩论。核心分歧在于,房地产持有者们担心更高密度住宅规划会剥夺他们现有的社区特色,而无房一族则希望结束让他们在房地产市场上无法立足的现状。

根据去年12月发布的《大温哥华住房数据手册》(Metro Vancouver Housing Data Book),2016年至2021年间大温地区新增住房中62.4%是公寓,15.5%是联排别墅,仅有7.9%是独立住宅。

其中,温哥华、本拿比、列治文和素里的公寓单位数量增加最多。此外,在2011年至2021年之间,大温地区独立屋总数从301,000减少到288,000,且这种独立屋减少的趋势甚至发生在素里和列治文等一些家庭密集的社区;而在同一时期,公寓数量从357,000增长到452,000。

另据加拿大住房和抵押贷款公司数据称,在大维多利亚地区,新建独立住宅数量也呈现显著减少,从2021年的860套减至去年的679套。

位于温哥华33街夹Main St.东南角的一处土地整合与再开发计划公告牌

未来限制社区住宅密度的单一住宅模式或被淘汰

住房倡导者、建筑师、开发商以及BC省住房部长均表示,未来独立住宅并不会消失,但更有可能逐渐遭遇淘汰的,则是限制住宅区密度的单一住宅家庭社区。譬如,温哥华市议会正在考虑是否将在低密度住宅区的侧街上建造最多六个单元的建筑合法化,即便那些抵制密度增长的市政府也可能在这个问题上无话可说。

由大卫·艾比(David Eby)主导的《住房供应法》(Housing Supply Act)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在BC省生效,为各个市政府设定住房目标,并通过激励和惩罚手段加以强化。

今后,实现这些目标的市政府将获得省政府用于公园、自行车道和娱乐中心等设施的资金,而惩罚措施则是BC省政府可以推翻地方政府的决定,重新划定整个社区的区域以增加密度。

科普小知识:温哥华限制性分区法规最初于百年前由美国城市规划师Harland Bartholomew制定,当时其被邀请为这座城市的未来提供建议。许多政策旨在保护单一家庭社区免受密度影响,当年这些政策的设计目的是根据阶级和种族将人们隔离开来。

Emma一家的看法

“我支持增加密度。我认为每个人都应该有能力负担得起在这里生活,”Emma说,而大女儿Megan则觉得她必须在一个令她快乐的职业和能让她赚足够钱置业的职业之间做出选择。

“在我考虑人生目标时,这一点给我带来了很大的挑战,因为我的真正目标就是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这位24岁的女子在UBC获得了心理学学士学位,“我有一个非常美好的童年,我的父母也非常出色。我希望能传递这份爱,让我的孩子也能拥有像我一样美好的童年。”

Megan目前和男友在维多利亚市租住了一个车库改建的单位,每月租金为1,750加元,她希望未来能在靠近父母的地方抚养孩子,但温哥华飙升的房价使这个梦想变得遥不可及。“我觉得自己必须比我的父母付出十倍的努力,才能取得他们一半的成就。”Megan无奈地表示。

目前,Emma夫妇尚未决定下一步行动,他们更关心如何帮助自己的孩子在房地产市场上立足。“我们基本上会出售这个地方,如果可能的话,以便帮助我们的孩子们开始他们的新生活。”

温哥华城市学家、城市幸福国际知名专家Charles Montgomery也表示,过去几十年来,导致在单一家庭社区几乎不可能建造其他类型住房的分区政策,确实推高了独立屋的价格。而现在我们已经到了一个关键点,独立住宅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已经遥不可及。我们的政府需要开始考虑如何提供安全、舒适且幸福的住房,以满足其他90%的人口需求。”

温哥华房价重回“直线轨道”

事实确实如此,最新地产局数据显示,温哥华房价在过去一个月迅速反弹了4.9%,如果售房活动增加且抵押贷款利率保持稳定,那么人们有可能会在这个春季看到适度的房价上涨。

截至2023年2月,大温哥华地区住房的基准价格为1,123,400加元。这比上个月增长了4.9%,比去年同期下降了9.2%。在过去的三年里,基准价格增长了21%。

温哥华的房价是否又回到了上涨的轨道?不过,买不买?买哪类?真是千古难题。